喜欢你的新鲜感

蜜桃汽水与盛夏星空

行文不精,脑洞贫瘠,修辞垃圾,大纲扭曲故事煞笔,没有一篇像样的文章,但我不要脸啊!名字是我瞎起的。

此篇ooc属于我,灵感来源于Water Lily,轰焦冻×你

“说见面是分别的开始,
但来生也要做你的妻子啊,
我会一直挂着门牌的。”

秋日午后,阳光依旧充盈着满满热量,不热烈,不厚重,轻飘飘的散发着舒适的温度。

空气质量:优

湿度:51%

体感温度20℃

风力3-4级

宜出行,郊游……告别……

在年少时你几乎没有见到他多余的表情,轰焦冻很少笑,在他心情非常好的时候也只会微微勾着嘴角,现在这样微微露出牙齿的微笑,简直是你觉得不可能会出现的表情。

你看着这个男人已经是两鬓斑白,眼尾微微下垂,这种明朗的少年意气已经是几十年之前才会出现的。

你只是觉得好笑,被纠缠着撒娇的你,俯身看着正在冲你笑的开心的焦冻。今天是他最近精神最好的时候,你们都知道留给彼此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你知道他的这番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深深望向他明亮的异色的双眸,你已经提不起什么悲伤的想法,只是笑,笑的很漂亮。就像当时身着水手服的你在樱花随风飞舞的林荫小道上奔跑,只要走到路的尽头就会看到自己喜欢的他。

推着他到阳光下的时候,正午阳光垂落在你们身上打出一圈白白的光圈,他依旧执着的拉着你的左手,苍白的指尖闪起一道微弱的寒光,那光非常微弱,已经到达和日光一样的透澈,其中蕴含的威力已经不似过去坚强,但又确实的微微闪烁着。
 
 “没关系。”
 

 “你别怕。”
  

你伸出手抓住他,蹲在他的下首自然而然的低下头,将脑袋凑到他的手心,轻轻蹭了蹭。

你们年轻的故事就像是夏天泛着甜甜气泡的蜜桃汽水,加入了清脆叮咚的冰块,水珠沿着透明的反光缓缓滑下,一点点接近,傻乎乎的试探。在彼此所不知道的道路上,开始举步迈进,而这条路通往的是……怦然心动。

“下星期好像有花火大会欸!”

“那种人很多的场合,我不怎么喜欢。”

“啊啊,那我就去找别人问问吧”

“好像还是很有趣的嘛,我说不定还很想去的,嗯。”

坚冰会融化,烈火会熄灭,人总会散,我能跟你一起走到什么时候呢?如果……如果……只剩你一个人,也请你就算一个人也要信心满满地走下去。

“焦冻……”

“恩……”

“说见面是分别的开始,但来生也要预订你的妻子职务,在你找到之前……我会一直挂着门牌的。”

“好啊。”

…  …

“焦冻……”

“焦冻……”

在眼前的莞尔一笑,那些被你遗忘的微小细碎日常,在美丽的月光下,在耀眼的天空中,在身边微笑的样子。

盛夏,星空,午后,那是你的珍宝,在你的记忆中闪闪发光,你已经被打败,缴械投降,你教会了我温柔,你驯服了我,而你却在视线交汇的那一刹那消失不见……这时候你告诉了我离别的意义……

“焦冻……真残忍呢……”



盛夏,星空,午后,爱又恨的秋日,今后只你一人在漫长的夜里静静地迎来晨光。

是的,我没有可爱的维多利亚少年,也没有轰少年,更没有可爱的蓝孩子,希望所有彼此喜欢的都能在一起。如果喜欢请给我一个小心心❤️啾咪

嫉妒之下产粮荒我,连抽荒和雪童子(눈_눈)我要洗洗手去摸太太的奖杯了 @星雨韵凌

有人向我炫耀有荒,不好意思我只有小鹿男,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눈_눈)

【糖浆】二


  冬季真是潮湿又冰冷,哪怕避开风口都感觉寒风密密匝匝的裹在身上,夹杂着冰凉的雪花,刮得眼睛上挂起了一片绒白,如果可以窝在温暖的被子里,阿伏兔乐意在里面睡到地老天荒。更不用说,在异星冰冷的凌晨三四点还要为了无聊的任务奔波,无论这回的任务收获了多少资源这么熬下去真的会短命的。

被风灌满了黑色的披风,神威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挡在阿伏兔身前恣意舒展身体,不管身前的敌人倏然收紧手中的武器,好似被一群装备精良、戒备森严的组织团团围住困在中间没有任何威协。 虽说是围困,但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见分晓,输赢只是时间问题。神威这边游刃有余,攻击防守丝毫不见影响。晶莹的雪片遮挡起喷发的血腥,白皙的双臂上血迹斑斑,黑色的天空依旧不受干扰的肆意飘散雪花,落地的瞬间又被血液融成一体,星星点点的连成一片就像不合时节的鬼擎火。

    雪更大了,风声盖着雪花似乎是要撕破天地般的气势磅礴,雪片细密却厚重的遮盖了几步开外的神威,将他的身影模糊成暧昧的卷曲最终消失在大雪纷飞中。

阿伏兔忽然觉得有些疲惫,不想动,就那么干脆坐在雪地里。他听不到四周的风声,感受不到冰粒融化的流动,也看不见前方的颜色……那是梦中才有的恬静。
一切就像老旧的电视收信不良,发散的雪花带着线路开始吱嘎作响,然后他瞧见神威瞳孔中倒映着自己面容,嘴角含笑,面颊白皙,满满当当都是柔情。
神威的手臂已经刺入他的胸膛,透胸而过的指尖黏黏糊糊的滴落着绚烂的色彩,依稀能感受到他手臂的温度,不过是瞬间发生的事,阿伏兔觉得每一帧都过得漫长,他抱住了怀里的少年,下颌轻轻的在柔软的发丝上摩擦,真是的……如果本人也乐意这么乖乖的呆在他怀里多好,总是透着腹黑的模样,笑眯眯的让人看不透,喜欢把所有事搞得一团糟,然后扔给他,不喜欢等在原地一直一直向前冲,多少考虑一下他的感受吧?这么守在身后真的很让人苦恼的。

“其实真的……很想你啊!”

“如果可以再见一面就好了”

——————

任务汇报结束,阿伏兔离开主舰,径直回了旧师团的飞船。
神威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阿伏兔退出房间顺手整理好神威揉搓成一团的被子。回到屋子后坐在床上,将身上的衣服褪下,开始重新缠上干净的纱布,肩膀上较轻的伤痕已经长出新肉,恢复的速度远远不及正常的水准。他抚摸着生长的疤痕发呆,淡淡的傷药味有些熏人,这是那之后的第三个月……

阿伏兔是个战士,机敏灵活却从未像最近这样疲惫难挨。重伤不愈,且贪睡贪热,近来几天这种状况愈发明显,不光是忘记接下来的任务,每次报告都出现或多或少的问题,而且总是容易发热,最重要的是……

阿伏兔伸手扶上心脏的位置,那里微弱的心跳在胸腔的跃动实在是太弱了,好像随时都会停止的秒针一样不可预计,他张了张口,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灯亮还着,静静温暖着一室冰凉。

神威……人生就是连续不断的选择呀。

————————

神威又在深夜醒来。
他没有开灯,也没有睁眼,视野里漆黑一片,耳边只有他自己的呼吸作伴。
21天以上的重复会形成习惯,90天的重复会形成稳定的习惯,重复的动作会铭记在潜意识中,即使忘记,也会被习惯支配,渐渐携刻在本性中。过去的日子不知道在黑暗中前行了多久,从失去母亲开始,不记得在黑暗中哭泣过几次,不记得曾经无比渴望的父亲,也不记得过去最喜欢的事物……一直觉得自己可能就这样一直下去,重复着,重复着,重复着,不断重复……

他曾感谢夜王……在那样的日子里给他目标,但是阿伏兔却说“那样只注视前方的你,深深的吸引着我们……”

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明确了的自己的“道”……
他不再数着自己的战绩入梦,也不再不断对战获得更强的力量……一直觉得自己是强劲的刃,但是他现在好像被习惯俘虏,没有阿伏兔在身边越来越害怕独自一人,一个人战斗,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受伤……从前耻笑那些软弱的感情,却在寂静无声夜晚,给他最狠的攻击……
一个人躺在床上,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却好像都能看得到,床头的侧边挂着磨圆的矿石,那是刚到师团时阿伏兔按着他的头强行挂住的,美名其曰小孩子要有小孩子的样子,其实矿石只是会发光而已,现在已经黯淡灰败。半开的柜门应该散着几件衣物,柔软贴身质地轻薄,绝对不是统一制作的服装。还有……好多好多的……
辗转反侧中细微的飞船嗡鸣,被褥摩擦的声响,血管里流经的血液和心跳,与阿伏兔相处的每一个片段,每一句交流……不断重复,不断回响,重重叠叠……捻成细密的线一圈圈慢慢缠绕在心脏,不断收紧,连成一片细密的疼痛……

“阿伏兔……”

为什么呢?以温情为枷锁牢牢的束缚我,牵引我,压抑我的本能,遏制我的天性,从始至终你就是清醒又残忍的,一次次的提醒我,却又纵容我,陪在我身边就是你的目标不是吗?抛弃了我你还想去哪里?
我不是被温情践踏在地的失败者,我没有被你驯化……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又何必做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妄图以过去的回忆牵绊我,你以为我会认输吗?我可是夜兔……

有什么情绪被深深压抑在心底,在夜晚肆意疯长,席卷吞噬不断壮大想要挣脱出来。

别想……别想了……

“小鬼……”

“……我……”

“……不……”

  ……

你在说什么呀?阿伏兔……我听不到……

糖浆【一】修改版 甜蜜蜜的回忆vs现实冷漠JPG

1.人这一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窗外未融尽的积雪压弯了树枝,枝头上还挂着残叶,阳光从缝隙中打入,这是实实在在的早春。

阿伏兔坐在被窝里发呆,双目无神视线空空落不到实处,沉思的样子与平常相去甚远。

养伤的日子里真是悠闲到像做梦一样,他已经好好的把之前错过的美梦都好好做了一遍,错过的美味都仔细品味过,想看的美景也仔细的用双脚去丈量,大概是真的凡尘过后了无牵挂。
 
阿伏兔平日里并不怎么喝酒,昨日喝的太多,到了此时酒劲退减后的宿醉,让他昏昏沉沉提不起精神,脑海里也思绪翻飞,眼前好似迷雾拨不开散不去般的一片迷蒙。

  直到浅浅淡淡的迷雾散后,出现了神威的脸。
 
啊……自那以后过了多少年呢?自己有些忘记了。

阿伏兔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神威的样子,那时,少年狼狈的身影冲破他的世界,他只觉得真是有活力的小鬼,后来也有过因他肆无忌惮的笑容而重燃热血,为他强大的力量而折服,被他的任性气到跳脚……后来的越走越近,他渐渐无法将视线从那个小鬼身上移开。

  阿伏兔隔三差五便会领着那个不省心的小鬼去填满他空洞的胃袋,闲来无事时也会亲自动手帮小鬼做些被称为“无味的白饭”,阿伏兔喜欢坐在控制室里看人来人往,总有烟火气息,每到战斗十分,血液飞溅,肉体撕裂,少年的恣意张扬总是让人惊艳。而阿伏兔忙于被神威丢下的师团中的杂事时,如果是在看文件,神威总会坐到他身边,认认真真看一会,便伸手捣乱,阿伏兔起初会认真的驱赶这个麻烦精,
“离远点,麻烦的小鬼。”神威才不管,笑嘻嘻的缠住阿伏兔的腰,“才不要,我饿了。”阿伏兔只得重重叹气领着自家的小鬼出门觅食,看着小鬼笑眯眯的脸,心情也总是会很好。
  神威其实很喜欢看阿伏兔无奈的样子,他一贯喜欢皱眉叹气,这样无奈的表情平完美的满足了神威的恶趣味。他曾经偶然见过一种地球的糖浆,粘稠厚重、抻拉不断。想着阿伏兔被粘着拼命甩也甩不掉的样子,就不由得得意一笑。
“真是太任性了吧?团长!”
“别介意呀~阿伏兔”
***
真是……太任性了。
阿伏兔按着额头,现下的局面,可没有连续不断的选择供他挑选……
“ざまだね”
(真是活该)

临近晌午,随着阳光大肆涌进屋内,阿伏兔随手把被子拽过脸颊抵住日光的侵袭,明亮的视野像是像素调暗渐渐失色,心中所思念之人却轮廓渐显。
黑暗静谧和缓,能听见血液缓缓流淌在血管,听见胸腔里心脏一下又一下的平稳跳动。

团长……神威……
不论怎样逃避,该来的还是会来。

——————

阿伏兔觉得自己可能被人盯上了,近来不管做什么总是感觉有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背后,无时不刻且无处不在地……【注视他】
  不是敌视恶意的窥探,总被人这么盯着在非战斗情况下,真的有些神经衰弱。
  
     比起被无时无刻的注视,起码半夜请去休息,不要一直用视线骚扰他好吗?
   
      然而记忆中那双过分蔚蓝的眼睛所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只是这样黯淡漆黑,似乎都还能看见其中闪烁的情绪,被这样的双眼专注注视……

    !!!

    “小鬼是怕黑吗?这边可没有多余的位子给你。”

  不远处神威扫过一眼,青年蜷缩在被子里露出过小半张分白皙的脸颊,因为熟睡透出的粉红,指尖不受控制的轻轻捻合摩挲似乎是在回忆纳入手中,那柔嫩软绵的触感。

     “阿伏兔……”喜欢吗?……真是……
     “我们做吧!”【笑

     “お断りします”
      (我拒绝)

      黑暗中灰尘飞舞,飘飘呼呼的扑打在角落里的被子,团成一团的枕头咕噜噜地在地上里转了几圈。神威生气的时候总让人觉得特别可怕,恐俱且压抑,即使是同为一族的阿伏兔也不由打了冷颤,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很想刚才为什么不装死算了!

     阿伏兔被掐着大腿死死按在神威身上,背后紧靠飞船冰凉刺骨的墙面,两只手被按在头顶,神威一只手禁锢着他凶悍地侧着头啃,另一只手摸进他衣服里胡乱的到处揉捏,阿伏兔在极端惊骇中晕晕乎乎被剥了精光,显然缺氧状态已经让他觉得眼冒金星。

    他只能无助地捧着神威的脸防止被胸前吮吸的人凶狠的噬咬,正当阿伏兔欲哭无泪地准备迎接菊花盛开的时候。神威却毫不犹豫的抽身恶狠狠地掼下阿伏兔的头压在身下。
   

    #妈的,想哭#

    #火包 友是个神经病#

    “女人……弱小又无能,一根手指就碾爆她们”

      “……”

   
      “就这么迷恋她吗?阿伏兔”

      “噗——”完了这下真的会被打死的。

    看着神威的黑脸,阿伏兔快被吓哭的心情终于得到了安抚。伸手拉下神威的小辫子视线定定捧着脸瞧,直到把神威看的都有点毛都不放手。  

    “还是个小鬼嘛”

  
   “阿伏兔,你真讨厌。”这幅欠揍的嘴脸……果然还是你还是哭出来的样子最好看了!

   我不再一个人于世间孤独地行走,走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我现在与另一个人一齐并肩,可以在某一天去所有想去的地方,看所有想看的东西,听所有想听的声音,吃所有想吃的东西。等到垂垂老矣,每思及此就可以毫无负担的死去,留下足够的回忆……
遇见你真的太好了……

房间里温暖的让人昏昏欲睡,身穿黑色战斗长衫的少年悠闲的半跪在床边漫不经心的玩弄着一丝不挂的阿伏兔。双腿被膝盖顶开,即使是经过之前没羞没臊的羞耻play现在脸上也依旧发红,阿伏兔已经放弃抵抗,万一小鬼突然像刚才一样暴走最后倒霉的总是他…于是他终于含糊地讨饶

   “轻点QAQ”

  
——————

 

兔威向  工口脑洞短